在綫投稿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世界导报在线

忠魂含笑在朝阳

来源:世界导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10
摘要:世界导报讯: (韩明)强劲的东风,卷着铺天盖地的雪花打着旋地扑向大地,又一路向西奔去,整个大地都像狂风卷集着的海面,波涛汹涌起来。这就是黑龙江特有的大烟儿炮。 我虽生长在黑龙江,但这种大烟儿炮的景象也好久不见了。这些年,冬天是很少出门的,雪
世界导报讯:(韩明)强劲的东风,卷着铺天盖地的雪花打着旋地扑向大地,又一路向西奔去,整个大地都像狂风卷集着的海面,波涛汹涌起来。这就是黑龙江特有的“大烟儿炮”。 

    我虽生长在黑龙江,但这种“大烟儿炮”的景象也好久不见了。这些年,冬天是很少出门的,雪也小多了,总是在开春时有几场大雪。我长这么大算这次也只见过两次“大烟儿泡”。上一次是在1994年12月份的一个冬夜。我和师傅开车去嫩江糖厂送甜菜,刚卸完车,突然刮起了狂风,下起了大雪。狂风仿佛要把车掀翻了一样,刚才还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顿时就消失了,人们好像一下都蒸发了,全都没了踪影。我们开着车往回走,能见度很低,雪白的灯光只照得白茫茫的一片,只能看到前方五六米远。尤其在拐弯风口的地方,雪面儿刮得特别高。我们的车开得很慢,一路只能用三挡四档爬行。从没用过五档。那时,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大烟儿炮”。 那天的“大烟儿炮”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记忆之中。

    走在漫天风雪的大街上,听着树梢上不断发出风吹的“哨”声,看到街道两边住家里亮起的温暖的灯光,我忽然想起了上一次遇到“大烟儿炮”的情景,想起来久远的抗联将士转战千里林海,爬冰卧雪坚持抗战的壮烈场面,那是怎样的一种磨练,怎样的一种艰苦,怎样的一种意志?


    1999年12月,我来到位于五大连池市东北的朝阳林场。从朝阳林场一路向北走大约十八里路,就到了“三千三”,再向东走大约五六里路就到了抗联三军一个指挥部所在地。指挥部设在一座山的顶上,山顶比较平,也比较大,现在早已开荒种地了。在山南坡的山脚下,离山根有十几米的地方有两座纪念碑,上面刻着抗联第三军政治部主任张兰生和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机要主任、电台台长崔玉珠的名字。他们是在“朝阳山保卫战”的战斗中牺牲的,时间是1940年7月19日。

    自1938年冬,第二次西征嫩江平原以后,抗联三军即以德都县(今五大连池市)朝阳山为后方根据地,给日本侵略军以沉重打击。同时,深入发动组织群众广泛地投入到抗日救国斗争中。敌人意识到朝阳山抗日联军后方根据地的存在,对于所谓第二国防线的龙镇和日军屯兵重镇的孙吴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虽经多次狂轰滥炸和日伪军“进剿”均未奏效。于是,就又策划了更恶毒的办法,调集了一些“山榔头”(山林土匪)化装成老百姓,混入烧炭工人和采集山产品的人群中,刺探抗联三军根据地的情况。其中有一个叫董连科的土匪,他不仅对山路熟悉,而且,对朝阳山的地形和抗联的作战方法也比较了解。


    1940年7月19日,抗联三支队政委赵敬夫到朝阳山指挥部军政干校学习,不料被董连科发现。他把掌握的情况告诉了敌人。1940年7月19日下午,100余名日伪军骑兵,沿着隐藏的小路向朝阳山扑来。由于当时作战部队正在外围作战,总指挥部只有少数的警卫部队和军政干校的学员。敌人从三面用机枪、掷弹筒、迫击炮对朝阳山指挥部猛烈进攻。抗联战士们与多于我军数倍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赵敬夫掩护李兆麟等由山下一条草塘向东山撤去后,又讯速返回接应张兰生和崔玉珠等同志。这时,西面的敌军已全面包围过来,张兰生中弹牺牲。随同撤出的3名战士也相继中弹牺牲。只剩下赵敬夫和崔玉珠二人。不料,一发炮弹在他们身旁爆炸,赵敬夫应声倒地,壮烈牺牲。崔玉珠也受重伤。为了保守机密,崔玉珠从容地把电台全部拆卸开,抛向水沟草塘,摔在大石头上。这时,敌军包围上来,距崔玉珠只有十几米远了,崔玉珠举枪射击,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声,日军指导官应声倒地。这时,又听见一声沉闷的枪声,崔清洙为保守党的机密,壮烈牺牲。

    这就是著名的“朝阳山保卫战”。这次战斗中,张兰生、赵敬夫和崔玉珠等烈士长眠在了朝阳山脚下,他们的墓碑矗立在朝阳山上,任风雪肆虐,供后人瞻仰。

    我在墓碑前默默地站了很久,很久……


    今天,又刮起了“大烟儿炮”。身边的人或是顺风走,双手插在羽绒大衣的兜里,身体使劲向后挺着,努力把行走的速度降下来;或是顶着风,低着头、弓着腰、用力地抵抗着风雪;在强劲的风雪下,有些人只好转过身来倒着走。望着艰难抵抗风雪行走的人们,回想起在朝阳山的所见所闻,耳边仿佛想起了抗联战士铿锵而坚定的歌声:

    “朔风怒吼,大雪飞扬,

    征马踟蹰,冷气侵人夜难眠。 


    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 

    壮士们, 

    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   

    伟志兮,何能消减!

    全民族,各阶级, 

    团结起,夺回我河山!”

    古语说,“时穷节乃现,危难出英雄”。抗日战争是一个需要英雄,并且英雄辈出的时代。面对亡国灭种的民族危机,正是东北军、东北义勇军、东北抗日联军率先举起了抗战的大旗,点燃了全中国抗战的烽火。中华民族结成了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一寸山河一寸血,百万青年百万兵,终于打垮了日本帝国主义。

    我们的民族是崇尚英雄的民族。我们没有理由忘记这些英雄,没有理由忘记那段历史。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有多少深沉的苦难,就有多少不屈的呐喊。为捍卫民族尊严,抗战精神将永远光昭日月,与天地共存!多少个春夏秋冬,由此而激发出的爱国主义热情在神州大地上激荡,在华夏儿女心中涌流。为抗战而牺牲的英烈们也可含笑九泉了。


    让我们铭记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继承志士先贤的和平之志,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为争取一个永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世界而努力。
责任编辑:焦晓东

世界導報社主辦

電話:+852-66105352

传真:00852-35902333
邮箱:shijiedaobao@163.com
地址香港新界火炭禾寮坑道18號聯邦工業大廈